朱元璋简介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明太祖朱元璋(1328年10月21日-1398年6月24日),濠州钟离(今安徽凤阳)人,汉族,字国瑞,初名重八,后取名兴宗,参加郭子兴军改为现名朱元璋。中国古代政治家,战略家,军事统帅,明朝开国皇帝。
朱元璋简介

朱元璋简介

马秀英

  朱元璋的元配夫人马秀英可以说是结合了中国传统女性的所有美德:贤惠、谦恭、宽厚、仁慈。朱元璋遇事总要与马秀英商量,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共过患难的夫妻,更多的是一种依赖与信任。朱元璋曾对马秀英说,朕有什么烦心事,往你这一坐心里就觉得踏实。

  朱元璋杀苏坦妹时并不知道她是江南楚苏之一,事后还颇为得意,认为自己重振了军威。二夫人郭宁莲却不这样想,她大骂朱元璋滥杀无辜,然后赌气跑回了娘家,朱元璋没办法,只好向马秀英讨教。马秀英先是当着朱元璋的面冷嘲热讽一番,表明自己对错杀苏坦妹的立场,然后才替朱元璋拿主意,她让他把郭宁莲的父亲接来住段日子,不怕孝顺的郭宁莲不跟了来,这样做既维护了朱元璋的面子,一家人也团圆了,一番话说到了朱元璋的心坎上。

  马秀英是那种让你很想接近的女人,虽然高高在上,却不会给人造成一种压迫感,待人处事不卑不亢,遵纪守法并处处以身作则。

  朱元璋登基做皇帝,可以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封侯请赏的人络绎不绝,就象刘伯温所说的谁也不是圣人。朱元璋封完了有功之臣后来到后宫探视马秀英,笑着问她想不想为家人请封,马秀英回答朱元璋:“亲戚中有功劳有才干的追封无所谓,但寻常百姓追封请赏那是要说闲话的,你现在基业才刚开始,江山还没坐稳,就不要破这个例了。”朱元璋笑着说:“你是菩萨心肠,可你有没想过你身后的那些人,她们可不这么想。”“前有车后有辙,我不封谁还好意思讨封。”如此通情达理让朱元璋暗自佩服。果然,马秀英对朱元璋说的这一番话未及传达至整个后宫,达兰便在朱元璋面前为自己的亲戚们请封了。朱元璋便把马秀英拿出来做榜样,让达兰无言以对。

  朱元璋把浙江四贤招至麾下后,恳请宋濂做西席,教太子们读书。这宋濂是出了名的治学严谨,故而对于不听教的学生常常是严惩不怠,无意中便得罪了真妃达兰。达兰看不惯他打太子的那股狠劲,拉着潭王跑到朱元璋处告状。当朱元璋看到潭王的一双小手被宋濂的板子打得又红又肿时,心疼的不得了,盛怒之下便欲治罪,马秀英劝道:“宋濂是你千辛万苦请来的西席,当初请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要严加管教太子们的品行,在他的眼里,没有王公贵族只有顽皮的学生,如果是因为管教学生太过严厉而把老师赶走,岂不是被天下人笑话,说你朱元璋纵容太子,毫无容人之量。”一番话说得朱元璋颌首称是。

  马秀英接二连三地跟达兰“过不去”令达兰十分不悦,便时常在嫔妃中调拨是非。楚方玉刚进后宫时,达兰便故意对马秀英说:“楚方玉一来,我们都尽失颜色了,我看皇上是要感化她,日后好封她为贵妃,当皇后也未可知啊。”马秀英听闻只平淡地回了一句:“你是越来越放肆了。”在马秀英看来,达兰为人并不可恶,只是让人觉得可怜,因此,马秀英在达兰出事前还提醒她:“去鸡鸣寺上香初一十五就行了,不要三天两头的往外跑。”达兰愣是没有听出话外之音,暗地里却骂马秀英多事。

  朱元璋身边这么多女人,只有马秀英最忠于他,不管发生任何事,马秀英都坚决的站在朱元璋的立场替他分忧解难,因此,朱元璋对马秀英的感情最为真挚而且不容亵渎。上元节灯会,朱元璋微服与民同乐,无意中看到一些刁民用灯谜制成打油诗暗讽马秀英,不禁怒从心起,令人把赏灯会的所有游客都抓了起来,该审的审,该打的打,后被一卖凉粉的老头晓之以理才让其收回了成命,可想而知马秀英在朱元璋心中的位置。

  马秀英晚年患疾,朱元璋请遍了所有的太医都治不好,情急之下把这些太医都关进了大牢,马秀英闻讯绝药抗议,她对朱元璋说:“太医们是好心,我的病我自己清楚,你这样招摇我心难安,以后再熬药端来我也不吃了。”朱元璋只好作罢。

  马秀英身为后宫之首,深居简出,人缘极好,可你不要以为她对身外之事漠不关心,实际上她的通情达理、宽宏大量常常让周围的人为之叹服。朱元璋曾对太子说过这样一番话:“你母亲其实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她的话我还是常常听的,人说家有贤妻男人不做横事,你母亲就是这样的人。”

达兰

  战乱年代,达兰一家被朱元璋手下生擒,危在旦夕,为救全家,达兰发了两封信,分别给朱元璋和他的对头陈友谅,陈友谅答应帮她,连夜突袭了朱元璋的营地,把达兰一家救了出来,为了报答陈友谅的大恩大德,达兰以身相许,后摇身一变成为做过几年大汉皇帝的陈友谅的准皇后。

  陈友谅兵败之际,胡惟庸为了讨好朱元璋,把同窗好友李醒芳为达兰画的肖像送给朱元璋过目,朱元璋见后不禁为画中的美色所吸引,胡惟庸趁机向朱元璋表忠心,承诺会帮他达成此愿。

  达兰嫁给朱元璋时已有一个月的身孕,为了达到替陈友谅报仇的目的,达兰对朱元璋隐瞒了事实的真象。入住大明宫后,欲望让达兰变得野心勃勃,想重做皇后的心思再度燃起。一次,她找来李醒芳为自己的儿子潭王画像,无意中听到李醒芳与胡惟庸的一段对话,那就是俩人一致认为潭王长的并不象朱元璋,胡惟庸还讽刺朱元璋说,如果搞不好将来让潭王做了太子那可真是鹊占鹫巢,岂不是让天下人看笑话。

  胡惟庸自从当上宰相后,想方设法笼络人心,这人心本是墙头草,哪儿风硬往哪跑,一时之间,胡之党羽遍布朝野,势力越来越大。达兰为了保住她与儿子的性命,以胡惟庸欺君罔上相要挟,因为胡惟庸明知她已有一个月的身孕还要把她送给朱元璋,以此胁迫胡惟庸参与自己的谋反计划,俩人各怀鬼胎,狼狈为奸。

  达兰的想法未免太过天真,以为凭借着胡惟庸的权势便可以达到弑君篡位的目的,却不知吕布韦只有一个,而且朱元璋一直在寻找陈友谅当年做皇帝时所用过的玉玺,后经多方查访,终于在陈友谅的弟弟陈德口中获知这枚玉玺落在了达兰的手中。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仗都打完了,达兰留着玉玺何用?

  达兰貌美、善解人意,再加上略通琴艺,在刚嫁给朱元璋时备受宠爱,可她坏就坏在太过自以为是,朱元璋登基没有多久,她就勾结胡惟庸在外面买了一套宅院,三天两头的往外跑,这不能不让朱元璋起疑。朱元璋最初的想法还是希望二人能够回心转意,因为胡惟庸毕竟是跟他打过江山的谋士,此人又绝顶聪明,达兰在他心中仍有一定位置,她的风情盖过了后宫的所有嫔妃。他先是故意在达兰面前放风,数落胡惟庸的不是,比如指使太医放药杀刘伯温,企图收买看门人杀死徐达,以此警示达兰不要有非份之想,然后三天两头的给胡惟庸敲边鼓,告戒他不要太过猖狂。在朱元璋的警示下,俩人感到自己的末日就快到了,达兰有些沉不住气,她逼迫胡惟庸抓紧时机谋反,并提出在朱元璋寿宴时下毒,胡惟庸答应了达兰的要求。

  寿宴如期举行,表面看去风平浪静,实际却暗伏杀机。就在达兰举杯向朱元璋贺寿之时,朱元璋预先布置好的御林军冲了进来,达兰已然是笼中困兽,只好作最后一搏,把事先藏在衣袖里的短刀挥向朱元璋,却被随侍在旁的郭宁莲一脚蹋飞,绝望之际达兰只好奔向胡惟庸,这个早就想摆脱达兰的胡惟庸趁乱夺过御林军所佩长剑刺向了达兰,达兰感到自己一股热流涌出,心象被揪空,一生的欲望随着胡惟庸的第二刺最终化成了泡影。 

  正是:几载为妃不知为谁,一夜梦醒祸国秧民。

  出生穷苦的朱元璋,因为讨过饭,放过牛,身上难免会带有一些市井气、流氓气,因此做出一些抢男霸女的行径不足为怪。

金菊

  金菊是马秀英打小带在身边的丫头,当小丫头出落成大丫头的时候,她的命运便起了变化。朱元璋在一次醉酒时欲宠幸金菊,结果被无意中闯进来的马秀英撞破,朱元璋有些不快。事后,马秀英私下问金菊是否愿意侍奉皇上,得到的答案是宁死不从,马秀英看在金菊打小跟她的份上答应放她出宫,没想到在出宫前还是落到了朱元璋的手里。金菊痛不欲生,万念俱灰之下欲投井自尽,结果误投了一口枯井,被宫里的人发现并救了上来。

  金菊投井的事传遍了整个后宫,一时谣言四起,朱元璋听了很不高兴。古往今来,多少嫔妃想着法子讨好主子,金菊却以死相抗,这就等于是当着他朱元璋的面煸了他一巴掌,朱对金恨之入骨。金菊变得郁郁寡欢,一病不起。

  皇后马秀英和皇妃郭宁莲看她怪可怜的,每日探视并好言劝慰,马皇后还派人为其熬药,终于说服了金菊从此顺从皇上,可朱元璋却不愿让其接近。皇后与皇妃频频跟金菊出主意,让她每天修整仪容,抓住机会投朱所好,可每回都被朱元璋臭骂一顿,说她邀宠目的叵测,金菊是热脸贴在冷屁股上,有时连个丫头都不如。这样一来,金菊在宫里的身份便有些尴尬,虽被皇帝宠幸过却是个无名无份的,皇后与皇妃为她请封过多次,朱元璋就是不答应。

  郭宁莲看金菊始终讨不了朱元璋的欢心,人越发消瘦,便把自己的儿子朱栋过继给她,好让她有个依靠。金菊便收了讨好皇帝的心,一心一意服侍起朱栋来。朱栎慢慢长大,与干娘金菊的感情与日俱增,也知道了她不得恩宠的原因,便找了个合适的机会在朱元璋面前百般为金菊开脱、请封,终于打动了已近暮年的朱元璋,封了金菊为哀妃。

  按理金菊的悲惨命运应该到此就结束了,可没想到这个哀妃还没做几天,朱元璋就归天了。按大明律法,所有被皇帝宠幸过却没有生育的嫔妃全部都要殉葬,这件事不仅对金菊造成伤害,对朱栋的打击也很大,因为他跟金菊的感情早已超越了母子亲情。

  金菊的幸是遇到了把她当成姐妹的马皇后和郭皇妃,不幸的是对朱元璋的“霸权主义”反抗的不够彻底,这就给朱元璋造成半推半就的印象,如果“革命”的彻底一些也就不会有这样悲惨的结局了:)

  我比较欣赏围绕在朱元璋身边的几位性格鲜明的女子,她们机智聪颖,秉性刚烈,她们中的一些人,不随波逐流、不趋炎附势,同情弱小,有自己的政治主见,比起传统上的那些仕女更让人钦佩。

郭惠

  郭惠是朱元璋二夫人郭宁莲的妹妹,与朱元璋旗下大将蓝玉蓝将军情投意合,朱元璋为了得到她,胁迫郭惠母亲假造恩师遗嘱,硬生生地把一对有情人给拆散了。

  郭母临死前为免女儿受屈,把事实相告,郭惠闻知十分气愤,不顾自己已是惠妃的显贵身份,在母丧其间与蓝玉频频私会。他们的私会让朱元璋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盛怒之下赐其一死。郭惠死后,朱元璋为了掩人耳目,对外谎称郭惠暴病而亡,还为其风光大葬。朱元璋在郭惠这件事上完全是咎由自取。

  正所谓,是你的不用求,不是你的求来求去求场空。

楚方玉

  楚方玉与苏坦妹并称江南楚苏,俩人情同姐妹。朱元璋曾为错杀苏坦妹立过一块罪己碑,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虽立了碑,楚方玉仍是不肯原谅他,并发誓要为苏坦妹报仇。

  朱元璋做了皇帝后,派人暗地里把那块罪己碑给砸了,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砸碑不难,难的是砸碎立在世人心中的那块碑。楚方玉为了能在百官面前达到羞辱朱元璋的目的,女扮男装与李醒芳一起参加了江南的乡试。结果过五关斩六将,楚方玉以一名女子的身份进入了最后的殿试,实乃为天下的女子争了一口气。没想到在殿试的时候,她的政治见解激怒了朱元璋,差点没被朱元璋当堂刺死,幸亏刘伯温等人相助,楚方玉才逃过了一劫。

  楚方玉被朱元璋关进了大牢后,刘伯温与李醒芳为了救她向朱元璋直谏厉害,并且证明楚方玉就是当年以一碗泔水救了朱元璋性命的人,朱元璋这才答应放人。当楚方玉以女妆的形象出现在朱元璋的面前时,她的容貌和才气盖过了后宫所有的嫔妃,朱元璋恨不得立刻将其纳为妃子,被楚方玉严词拒绝。

  朱元璋霸占楚方玉的手法并不高明,而且高估了自己的男性魅力。朱元璋见软硬兼施不能让楚方玉就范,只好拿李醒芳来要挟她,找了个理由把李醒芳下到了大牢里,楚方玉为救李醒芳,只好假意答应了朱元璋的要求。

  李醒芳与楚方玉本是莫逆之交,俩人结伴走遍大江南北,白天吟诗作画,夜晚促膝长谈,虽对外宣称是未婚夫妻实际上并无夫妻之实。他们的关系有点象现在所说的知己朋友,遇事无须明察暗访,只要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各自所想。楚方玉知道李醒芳断然不会独自逃走,然后一个人苛且地活在世上,她只好骗他说她答应了做朱元璋的妃子,决定追求荣华富贵,这个决定让李醒芳万分失望,他痛斥楚方玉的变节行为,然后绝望的离开。

  看到这里我真替楚方玉感到难过,枉做了那么多年的知己朋友。

  楚对李的这种感情对于一个穷苦出生并且没有念过多少书的朱元璋来说是难以理解的。一般有才华的女子都比较清高,如果再不贪图荣华富贵,就算倾家荡产也不一定能获得她们的青睬。

  楚方玉在李醒芳获释出狱远走他乡后,便自缢身亡了。

  楚方玉的死对朱元璋的打击很大,他没想到楚是这么刚烈的一个女子,也最终领悟到,一个人即使拥有再大的权势,还是有他办不到的事情。不过,在这件事上,朱元璋又一次亵渎了斯文。

yuetingba.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