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逊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陆逊:东吴大将.此人逼死关羽.陆逊火烧连营战死刘备.智胜曹丕.气死曹休.堪称三国第一人.
陆逊

陆逊

若论三国名将,不必言必关羽张飞马超赵云,不必言必蜀汉曹魏,其实三国名将,第一流的当属东吴大将陆逊,在三国的舞台上,此人逼死关羽、战死刘备、智胜曹丕、气死曹休,堪称三国第一人。

陆逊(183年-245年3月19日),本名陆议,字伯言,吴郡吴县(今江苏苏州)人。三国时期吴国政治家、军事家。

建安八年(203年),入孙权幕府,历任海昌屯田都尉、定威校尉、帐下右部督。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陆逊参与袭取荆州。章武二年(222年),孙权以陆逊为大都督,在夷陵火烧连营击败刘备,一战成名。黄武七年(228年),陆逊取得石亭之战的胜利。黄龙元年(229年),孙权称帝后,以陆逊为上大将军、辅佐太子孙登并掌管陪都武昌事宜,后卷入立嗣之争。赤乌七年(244年)拜为丞相、荆州牧、右都护。

关羽是员虎将,此时镇守荆州,当时和关羽对峙的是东吴名将吕蒙。关羽很厉害,水淹魏七军,生擒主帅左将军于禁,乘胜围攻败退樊城的魏征南将军曹仁,一时威震华夏。

为了对付关羽,吕蒙返回建业途经芜湖时,陆逊前去拜见。陆逊说:“羽矜其骁气,陵轹于人。始有大功,意骄志逸,但务北进,未嫌于我,有相闻病,必益无备。今出其不意,自可禽制。下见至尊,宜好为计。”吕蒙大惊,但为不泄露军机,便说:“羽素勇猛,既难为敌,且已据荆州,恩信大行,兼始有功,胆势益盛,未易图也。”经此番交谈,吕蒙发现陆逊是可用之才。后吕蒙拜见孙权,孙权问谁可以替他在陆口指挥,吕蒙极力推荐陆逊,并说:“陆逊意思深长,才堪负重,观其规虑,终可大任。而未有远名,非羽所忌,无复是过。若用之,当令外自韬隐,内察形便,然后可克。”即拜三十六岁的陆逊为偏将军右部督,代替吕蒙。

陆逊到任,第一件事便是盛赞关羽,说他比韩信白起都厉害,表示自己对他的仰慕,并且表示绝不与关羽为敌。关羽自然不把陆逊放在眼里,把留守后方、用于提防东吴的军队调至前线,全力对付曹操。此时后方空虚,陆逊建议孙权出兵,吕蒙率军攻打公安、江陵。陆逊则长驱直入,十一月,陆逊率军直下荆州公安、南郡,荆州失守,关羽走投无路,率少数骑兵从麦城突围逃窜,被吴将潘璋部司马马忠擒获,斩首。

关羽被杀,刘备勃然大怒,称帝后立刻率军攻打东吴,还是陆逊,统率朱然、韩当、徐盛、潘璋、孙桓等部5万人抗拒蜀军。此时陆逊仍然不很出名,有些老将和贵族出身的将领不服约束,陆逊则绳之军纪,严加制止。并说:“刘备天下知名,曹操所惮,今在境界,此强对也。诸君并荷国恩,当相辑睦,共剪此虏,上报所受,而不相顺,非所谓也。仆虽书生,受命主上。国家所以屈诸君使相承望者,以仆有尺寸可称,能忍辱负重故也。各在其事,岂复得辞!军令有常,不可犯矣”陆逊找准时机,火烧刘备联营七百里,蜀军“舟船器械,水步军资,一时略尽,尸骸漂流,塞江而下”(《陆逊传》),可见蜀军损失之大,失败之惨。刘备败逃秭归,一命呜呼。曹丕看到孙刘相争,想渔翁得利,哪知道陆逊早有谋划,为防曹魏乘机袭吴,仅派李异、刘珂部追踪刘备,魏军果然发兵攻吴,但已无机可乘。

曹休是三国曹魏名将,被曹操称为千里驹,此人屡立战功,黄武七年五月,吴鄱阳太守周鲂派人送亲笔信给曹休,谎称受到吴王责难,打算弃吴降魏,请求派兵接应。曹休未辨真伪,即率步、骑兵10万人,去皖城接应。结果遭到陆逊的追杀,曹休残部幸得贾逵接应,方得生还,但不久便因气愤发病而死。

陆逊在东吴功勋卓著,只是生性耿直,晚年卷入孙权的儿子争位,陆逊站在太子一边。孙权听信谗言,遂有废黜太子之意。陆逊屡次上疏陈述嫡庶之分,不被孙权理解,后来下狱而死,直到景帝孙休继位时,才追谥陆逊为昭侯。

也有人说陆逊再有本事,也是孙策的人,他本是孙策的女婿,孙权晚年猜忌心很重,自己死后,害怕儿子驾驭不了这位大将,不如杀死,以绝后患,不过也少了一位与曹魏抗衡的大英雄。

忍字上面是一把刀刃,可见忍受之难。古代战争中常常由于能够忍之须臾,战场形势就会产生变化,有了克敌制胜之机。唐人宋之问有一句诗:“晨行踏忍草,夜诵得灵花。”忍草是一种草,也是借其意而讲能忍,有忍耐和忍受的工夫才能得奇妙的灵花。魏文帝曹丕(pi批)黄初二年(公元221年)七月,刚刚宣布称帝(史称蜀汉、昭烈帝)的刘备就调集四万大军伐吴,武陵(今湖南省常德市)五溪(武陵境内河流)的蛮夷(湖南少数民族)也派兵参加。

吴、蜀之间的荆州问题,是个悬而未决的老问题,赤壁之战周瑜打败了曹操,刘备乘机占有荆州,并以暂借的名义拖延不还。刘备袭取了巴、蜀之后,便由关羽驻守荆州,孙权屡次派人讨要都无结果,拖了十一年。孙权曾想娶关羽之女为媳,联姻互保,荆州的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了。却被关羽大骂了一通,恼怒之下便趁关羽在北线同曹操的人马作战偷袭了荆州,关羽战败被杀。这是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十月的事。刘备与关羽、张飞的关系,按小说《三国演义》的说法,曾有“桃园三结义”的美谈,中国社会上磕头拜把子之风即始于此。但却不见于正史,《三国志》记载刘备初起事时;“与二人寝则同床,恩若兄弟,而稠人广坐,侍立终日。”即背后称兄道弟,在众人面前又表现出绝对服从的臣仆关系,揭穿了不过是刘备的一种驭人之术。

从关羽死后的第三年刘备才兴兵报仇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刘备伐吴绝不仅仅是哥们义气兴兵报仇,而是要在三足鼎立的情况下先吃掉小的壮大自己,继而同曹魏争衡,有其政治上的野心。关、张二人各有弱点,“羽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飞敬爱君子而不恤小人。”(《三国志·蜀志》)即关羽爱护部下而对士大夫阶级很傲慢,张飞对贵族和有文化的士大夫很尊敬,对底层的人很不好,常常无故鞭笞和杀戮部下。关羽是因为辱慢孙权和同僚最后战败失援被杀。张飞由于虐待部卒,在准备从阆中(今四川省阆中县南)起兵会合刘备时被部下所杀,携带其头投奔孙权。这样刘备自然就把关、张二人的死都归罪于吴,不顾赵云等人的劝阻,率军东征。

孙权派人请求讲和,诸葛亮的哥哥诸葛瑾也给刘备写了书信,讲明吴、蜀交兵必然给曹魏以可乘之机,双方主要的目标还是应当放在对付曹魏上。刘备一概不听,毅然率兵东进,在巫山(今四川巫山县北)、秭归(今湖北省秭归县)击败阻击的吴兵。孙权很恐慌,不仅害怕刘备的东进,更怕曹丕乘机派兵南侵。不得已派使向曹魏称臣。曹丕对蜀、吴之战十分关心,一开始就唯恐打不起来。早在三年前曹操活著的时候在荆州之战中,大将曹仁等欲追擒关羽,被曹操制止,特意把关羽留给孙权来杀,以导致吴、蜀不和,打破鼎足三分之势。现在吴、蜀交兵,曹丕自然格外关注。谋士们建议乘机灭吴,曹丕因为孙权先走一步情愿归降,派人向孙权索取很多珍宝,以试真降假降,孙权如数奉献,才暂时缓解了两面受敌的危险,得以专一地对付刘备。

火烧连营

第二年春天刘备从秭归继续东进,将军黄权提出顺流而下,进易退难,请求自己带兵在前,由刘备在后坐镇,以备万一失利便于应付。刘备没有采纳,反而派黄权为镇北将军,统领江北人马夹江东进,同时防备魏兵南来。自己亲率大军捣破吴境,沿巫山、建平(今湖北省巴东县)、夷陵(今湖北省宜昌县东)直至猇(xiao肖)亭(今湖北省宜都县西),深入吴地五六百里,采取步步为营的战略,稳扎稳打,一路连营结垒,建立了数十座大寨,鹿砦(zhai寨)围绕十分坚固。

孙权在初战失利之后就非常不安,又派陆逊为大都督(三国时为领兵最高将领)带兵五万拦击,在犹亭与刘备相持。陆逊字伯言,是一位年轻的将领,资历较浅,老将徐盛、潘璋和孙氏将领孙桓等都不大听从调度,见陆逊按兵不动,任蜀军深入五六百里也不出击,都怪陆逊胆小,愤恨不平。陆逊只抱定一个主意,不管谁说什么,话多难听,也不动摇。他一方面以极大的耐力忍受内部的压力,另一方面以极大的忍耐来同刘备对熬。

刘备依山结垒,占据要害,而且连营互为声势,也便于粮草运输。以主、客的兵势而论,这样相持,陆逊不能将刘备的客兵熬得粮草断绝,军心自乱。刘备久经战阵,历尽磨难,所以采用连营之计,也就是为了反客为主,以求扎实,不缺粮草。因此众将对陆逊的坚守不战,都莫名其妙。这样一直相持到六月份,刘备忍不住了,派大将吴班率领数千人作出进攻姿态到平地扎营。吴营诸将见蜀军离开险隘,都认为有利可乘,一致要求出兵。陆逊坚执不从,诸将都很火,陆逊说:“刘备是个猾虏,经历的事多,在平原旷野上同他作战还难保不败,如今他占据地势依山结寨,需慢慢找出他们漏洞制他。突然派出吴班驻扎平地,肯定有诈。”众将不信陆逊说:“且观之。”刘备带头八千精兵埋伏在山谷,趴伏隐蔽吃尽苦头,见吴兵不上钩,才从山谷中出来,诸将对陆逊才有些心服。

陆逊按兵不战,情况反映到孙权那里,陆逊向孙权上疏说:“臣初嫌之水陆俱进,今反舍船就步,处处结营。察其布置,必无他变。伏愿至尊高枕不以为完也。”(《资治通鉴·卷六十九·魏纪一》)陆逊是很谨慎的,先以坚守,立足于不败,然后再寻找间隙、施行必胜之计。’孙权的本族将领孙桓带著自己本部人马出击,在夷道(湖北省宜都西北)被围,向陆逊求救、陆逊仍然不肯出兵。众将说孙桓是王族,被围受困奈何不救?陆逊说:“孙将军素得众心,夷道城坚粮足,无可忧虑。待击败刘备,其围自解。”陆逊一直同刘备相持了七八个月,见蜀兵日益松懈,才召集诸将商议进攻。诸将说:“攻破刘备应在当初,如今各处要害皆已被其固守,已成难攻之势,击之必然无利。”陆逊说:“其军始集思虑精专,不可以干犯。今旷日持久,兵疲意沮计不复生,擒此寇虏正在今日。”

于是派兵猛攻蜀军的一座营盘,损折了很多人马,失利而还。诸将都埋怨道:“这是让兵士白白去送死!”陆逊这时已有了攻破蜀军的计谋,第一次佯攻不过是试探蜀兵的战斗能力,明知必败而攻之,是让刘备和蜀兵产生轻敌思想。第二天他下令军士每人各持茅草扎成的火炬一支,预备引火之物,接近敌营即将营栅及鹿砦点燃。此时正值旱季,尘阳似火,栅砦沾火即著,蜀营顿时烈焰腾腾。一处得手,吴军全部出动,蜀营各寨连番起火。刘备扎的又是连营,为求坚固和有险可守都在山林险要之处,前营失火后营也势必接连被烧,山林同时起火。所以这一场大火不仅烧毁了七百里连营,森林被焚毁的面积更足以造成一场旷古浩劫。刘备部下的将士死伤殆尽,尸骸塞江而下,仅带得少数随从逃回白帝城(今四川省奉节县东),从此无颜回成都,愧悔交加,两年后病死于此。

yuetingba.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