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南

  • A+
所属分类:人物故事
辰南,辰东成名作<神墓>主角,辰家绝顶精英,辰家第十人,独孤小败蜕魂转世之身,战天布局者之一,汲取众生怨气的万载活墓.也是辰东塑造的最接地气,最为成功的主角.

万年前因为武功退步,红颜命绝,与东方长明进行了一场必死的决战,而后长埋于神魔陵园万载岁月。终于有一天,他从神魔陵园复活而出,悠悠万载,沧海桑田,人世变迁,当年的红颜,亲人已不复在,为了生存和追寻心中的挚爱,渐渐走上了一条逆天之路。

人物资料

姓名:辰南

修为:逆天王级

父亲:辰战、独孤败天(前世)

兄姐(前世):天魔、独孤小萱、独孤小月

前世:独孤小败

出场年龄:20

修习功法:唤魔经(武典)、太上忘情录、通天动地魔功

招式:神虚步、天魔八步、擒龙手、灭天手、困神指、逆天七魔刀、咫尺天涯、逆乱八式、无情刀、气吞山河、魔吞天下、北斗伏魔、太上诛天式

所属势力:辰家

身份:辰家第十人,战天布局者之一独孤小败蜕魂转世之身

性格:痴情重义,淡定冷静,不在乎名利,伶牙俐齿,有些普通男人的缺点,有时行事过分。有几分软弱,但血脉中淌着独孤家的傲气和辰家的狂放,倘若动怒,必然石破天惊

拥有宝物:大龙刀、裂空剑、后羿弓、玄武甲、困天索、石敢当(皆为被炼化的图腾,前五样后来都转世为辰南子女)

相关女角:雨馨(人王),梦可儿、龙舞、纳兰若水、澹台璇、李若兰、楚钰、楚月(此七女皆为七绝天女化身)

子女:龙儿、空空、依依、玄玄、索索(都为七绝天女化身所生,使辰南与七绝天女本尊结缘)[1]

人物评价

神性魔性,皆为人性——辰南

他只是一个人,仅此而已。

恨天夺我一万年,夺走

的是似水年光,但夺不走的,是那一颗本心,这,已足为幸。

南——难,这名已道出了他的一生坎坷。情伤如血,相见时难别亦难,世事无常,欲寻旧迹难于登天,人生浮沉,却是求取几分平淡也是不能...

许多人只痴迷于他纵横天下的豪情,他血战君王的英武,他手刃寇仇的果断,又可曾真读懂他的伤心凄凉,他那浓的化不开的落寞无奈?

造化弄人,如高峰落谷的退步,爱人的鲜血,万载的沧桑,将一名壮志凌云的热血少年化为一位只求几分平淡本真的智者,而万年后的云谲波诡,又重将他逼上了征杀之路,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雁荡峰冷,百花梦寒。他一世魂梦,便都系于此间了吧?百花谷中那串串血泪,无情界里那以身受掌的决然,不跪天不跪地的男儿为求一丝希望在长寿龟面前的毅然一跪,两次苍老濒死之时的牵挂哀思,星空漫步的欲语还休...其实,他本不是天生的英雄,在他人眼中可以用一生去拼搏的功名,在他眼中不过尔尔。一颗心所求的,只是和那个她相依相偎,共看日出日落啊...

神魔图,神性,魔性。其实,比起对外力的反抗,更难的是在自己本心的挣扎...辰南害怕入魔,他不是独孤败天,没有那如铁心志,也不可能平静地说出“魔亦有情”,然而,没有什么可苛责的,他只是一个人而已…其实,一路如杀星一般的他,本心一如万年前那般,善良,还有几分软弱——因梦可儿做戏而感动的他,宠溺地抱着小晨曦的他,在力抗君王身残后放走内天地中所有天使的他,一次又一次为雨馨伤心陨泣的他,在百万生魂断送于广元时万般怆然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啊...

辰南只是一个人,当然,也便有常人的不少弊病——爱占小便宜,喜欢玩咸猪手,油嘴滑舌,得意时会骄狂,有时行事过分...但正因如此,他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更能给读者以心灵的共鸣。至少,即使是在这个污浊的世界中被逼迫而冷血,即使杀伐果断成为通用的法则,即使体内魔性不断激发着他的嗜血欲望,辰南也尽量

在思虑之后才举起屠刀…

《无限恐怖》中有句名言:我可以污了双手,但决不能污了心!如果由此来说,辰南算是坚持住了自己的本心——十年中,那凄凉的一句“我不是恶人,但也不算个好人,该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我有心无力”,足以说明一切...

“浮华落尽,平淡归真”,其实,万载一梦,对辰南也并非完全无益,当曾经的血勇积淀成一缕沧桑,当对世事有了那么几分洞明,他比之一般的青年翘楚,无疑多了一份稳重和洒脱,少了几分执念,只是“神性魔性,皆为人性”,他仍是没能读懂——毕竟,他只是一个人啊...

只羡鸳鸯不羡仙,也许,这是辰南全部挣扎的理由,一个情字,便足以用终生去守候。然而,世事弄人,“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生死相依的恋人渐行渐远,无心插柳却偏惹孽缘,十年孤镇,教他感动却又万般无奈,可儿的一句“平安回来就好”,更是让极擅言辞的他只能扮作感情木头以对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只是倘若那沧海巫山也已改易,又是何等的怆然?

不甘为人棋子,不甘又如何?一次次被人借力,一次次身不由己,即使逃脱了第十人粉身碎骨的宿命,也逃不出那浩茫天地棋局。原来,曾怒吼出“一剑在手,八方云动,试问天下,谁是英雄”的父亲,也不得不为复活他而屈从于大局,原来,自己竟然也是那布局者之一!极少怨天尤人的他,心中的苦,又有谁人能懂?

“羊杀了狼,沾上了狼的血,也沾上了羊的血,从此成了恶狼”,这是他最苍凉的一语——原来,他一直只是一只善良的羊啊,原来杀伐、屠戮,都只是情不由衷。面对天下皆毁,他只是惨然一笑,只是那惨然中,又含着多少?

“我只是辰南”,这是他最后的挣扎,但其实,在他长吟“抛却三千忆悔,忘却诸世情仇,仰天长啸,从此不回首,征战天道”之时,他已经承认了自己是独孤小败的事实,为了战天的伟业,神性终究取代了人性——这也许是神墓最大的悲哀。

所幸的是,终究,他守住了几分本心,战天之后,他守候无数亿年,也要觅回那前尘,情天不老,在苍茫中尚有几分希望,此时,神性魔性,才最终统一,也许此时的辰南,才明白“神性魔性,皆为人性”的含义吧...

“对恶人更恶十倍,对善人更善十倍。”这是这个本性善良的年轻人面对天下污浊,世事苍茫,被迫用尽心机,杀伐果断之时,所发出的宣言。

以此,他已无愧本心。

yuetingba.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